我的支教梦-杜江英

时间:2020-05-06浏览:17设置

我的支教梦

和“梦想”这两个字一样,“支教”这个词,对我们来说,听起来那么的空洞又那么的伟大。但是真的践行之后,过程的酸甜苦辣五味杂陈,还有时时涌上心头的无力感,是真实的体验到了。刚来这里的时候,和同行的伙伴们一样,我们都充满了好奇,对周围的一切都富有着满满的激情。回想起来,那是一个紫外线很强的下午,火车进站,“和田站”三个大字出现在我们眼前。我们随着大部队走出站台,干燥的风夹杂着细沙、灰尘,迎面忽地贴在了脸颊上,随即落在手机屏幕上、毛孔里,头发上……

接下来,兜兜转转我们一行28人被接到了“伊里其乡北京中心小学”。这是一所北京援建的小学-典型的乡级小学。校园很宽阔,教学楼、办公楼及学生宿舍和内地的学校建筑样式差不多。这个学校的体育设施,有篮球场,足球场,还有乒乓球桌。虽然设施陈旧了一些,但该有的都有了。

我和同行的三个小伙伴被分到了分校阿克铁热克小学,距离北京中心小学,也是我们住的地方大约九公里左右。始后,我们仨便开始了早出晚归的支教生活。一开始比较困难的是交通问题,由于路途较远,没有公交车前行,我们去学校是能搭乘顺路的老师开车或者骑电瓶车带我们往返。但有时候就没有那么幸运,只能自己想办法解决交通问题。运气不好要等很久。

我们所在的阿克铁热克小学,在我们的支教学校中条件算是差一些的。地理位置偏僻,没有公共交通到达;校园很小,只有一栋楼,兼具教学、办公及其他公用。学校没有像样的操场,开始一段时间学校甚至没有打铃仪。学全校285个学生,一共8个班级,分AC班教学,一二年级分别有2个班,其他年级各一个班。学校的教学楼,办公室只有一层。

还记得第一天过去,校长卡米拉接待我们,安排好我们三人的课程。我教的是一至四年级的艺术,即音乐和美术。第一次上课时的紧张感仍记忆犹新。学生见到新的老师也显得非常乖巧,但这样“乖巧”没有持续多长时间,学生们就开始“闹腾”。但是他们依然非常可爱非常纯洁,他们的脸上衣服上都有厚厚的灰,环境造就了他们如此淳朴可爱的形象。低年级的学生有点不好带,学生的基础不怎么好,上课的时候,只有前几排的学生愿意听讲。一直觉得他们在乡下教书的汉族老师很伟大,是他们改变着一个个学生的命运,带给他们新的气息,让他们了解到另一个世界。

在教学过程中,我有很多很多的不足,但是学生们却很尊重我这个“老师”,和内地不同的是,内地孩子见老师都会比较内敛很多不敢表现,而这边的孩子们和老师课上课下都像朋友一样相处,直言不讳纯真童趣。也许是因为和学生之间没有距离感,这是优点也是缺点。我记得第一次上课发火的时候,是因为两个二年级的学生很闹腾,我真的很生气将他们拉出教室严厉的批评,还用木棒轻轻的打了两下他们的手心,他们当时态度非常诚恳的认错,我也让他们保证了下次不再上课扰乱纪律。可是转过身他们进教室就偷偷的笑了,紧接着全班人七嘴八舌跟我说“老师老师他们笑了”。后来我反思了自己做法,我和学生之间没有形成界限契约,就是,课堂我是老师,是具有权威的老师,课下我们和他们是朋友、是玩伴。后来,一段时间我变得严厉高冷,尤其是课堂上,经过一段时间的相互约束,我和孩子们都有了改变,他们上课也不再那么调皮。有一次,几个学生跑过来跟我道歉,还带来了一大把家里种的大枣和核桃,他们的语言表达不够流利,但我能感受到满满的暖意。他们道歉时,不会说老师对不起,他们只会说“老师,老师,生气没有,上课不会的,讲话,我们,乖”,大概意思就是老师你不要生气了,我们上课不会讲话了,我们会乖的。后来我也变回原来的自己,不同的是课上保持严肃,课下依旧和他们玩的很嗨。这边的孩子们和大人们一样能歌善舞,也非常喜欢热闹,孩子们过生日都喜欢在学校过,有的妈妈买蛋糕送到学校来,然后学生找老师帮他们过生日,我带他们一起玩。有一次,一个孩子告诉我,说今天是他的生日。下午的最后一节课下课后,我就带着音响,和其他几个老师在教室里,大家一起为他庆祝生日,我们一起吃着唱着跳着,很开心快乐。 

在分校待了一个月左右,后来因为一些原因,我和同行的一个伙伴被调到中心小学教课。刚离开那边非常不舍,学生知道我要走的时候那几节课非常认真的听课,下课也不打闹了,而是安安静静和我聊些家常。我告诉他们有时间会回来看他们的,他们都很开心。

和分校不同,给我最初的感受便是没有分校那边偏僻而又清冷,早晚没有那么多寒意,而中心的孩子们国语学习能力较强,上课下课较正规化,比分校孩子成熟很多。当时我被安排教一二年级的科学课,有了前面的经验,刚到中心的第一节课课堂比较严肃。但由于是第一天上课,我和孩子们都是过于热情,课堂上讨论起来热火朝天,为了管理好纪律,我的声音必须比他们还要大,几堂课下来嗓子哑了,接下来一个星期嗓子沙哑,甚至于失了声。加下来一个星期的课,班级的班干见我嗓子哑了,也非常配合帮我管纪律。这里的孩子大多没有养成洗手的卫生习惯,平时也不太注意个人卫生,看他们的小手都是脏脏的,偶尔我就抽一些时间给他们烧热水洗洗手,一开始他们都不喜欢,也不情愿,后来我拿出护手霜告诉他们,洗干净的小朋友都可以涂香香。他们都喜欢涂香香的,每次都积极帮我打水倒水,洗完还把手举给我看说:“老师,干净,要香香”。

11月初,天气已经越来越冷了,那天下午我们被通知开会,母校寄过来给孩子们过冬的衣服到了!我们所有人聚在,将衣服分大小年级装好,第二天进行了捐赠仪式。从前只是听说,现在变成实际的公益行动。最后想说,这片土地,我来过,我努力和付出过,我深爱过这里的一切,深爱这里的我教过的孩子们。

 

 

——伊里其乡北京中心小学分校-阿克铁热克小学  杜江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