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我们在和田-张二波

时间:2019-11-22浏览:162设置

2018我们在和田


新疆,一个十分遥远且熟悉的地方。之所以遥远是因为它是祖国的最西边;所以熟悉,是因为我与它经常在梦中相遇。不,不是梦!我、我们已经登上了西行的火车,梦中遥远的地方在历时了70多个小时、43夜之后,就实实在在地出现在我们的眼前。在火车上,我一遍又一遍地问着自己,此行我能做些什么,我会有哪些收获,间或意外的惊喜?我把目光投向窗外,也许,窗外的一一略过的景物会给我答案,会让我不因漫长的行程而感到迷茫与烦躁。




火车过了嘉峪关之后,沿途所见的,要么是寸草不生的戈壁沙滩;要么是从岩石夹缝里长出的荆棘、细枝红柳;有时还会看见远处弯曲的溪流穿行而过;倚傍水源而建的房屋,草地上的三三两两吃草的牦牛、小羊。当然最为壮观的是,一丛丛白杨树直直地伸向天空。当火车行经吐鲁番盆地时,夜色已深。

白天所见的戈壁沙漠依然绵延无尽,而这时,远处出现了片片灯光,随着列车的临近,这些灯光愈加闪烁明亮,哦,那是戈壁滩上的工业园区!此景不由得让我想起了唐代诗人王之涣的那句诗“羌笛何须怨杨柳,春风不度玉门关。”又或是顾城的诗句“黑夜给我黑暗的眼睛,我却用它寻找光明。”火车依然穿梭在茫茫的黑夜里,我在本子上写下了这样几行诗句:

    ……

车窗外的风景

渐行渐远

我感觉到在这荒芜的背后

一股力量在涌动

这股力量如同清泉

将古老的土地唤醒于

沉睡的梦中

是它往日的青春与活力

重拾其往日的尊严与荣耀

在我脚下的这片土地,曾经有多少故事,或慷慨悲歌,或绵密隽永,或儿女情长。我想到了张骞,那位打开东西方大门的使者,那位用生命的长度去触动文明脉搏的英雄。我不知道自己来时的路是否就是张骞当年走过的路,但我渴望与他的相遇,渴望与他的对话。在此刻,我能感受到,当他踏上这片土地的时候,内心肆意的激情。

余秋雨先生对新疆有一种特殊的感情,他在《西域喀什》这篇文章中写下“无言的大地,有多少地方值得我们跪身,又有多少地方需要我们谢恩”这样的文字。我想知道原因,带着这样的疑问,我的新疆之行,一定要走进塔克拉玛干沙漠,去一趟喀什的老城寻访。

深夜,风起了,我坐在窗前静静地聆听,风敲打着窗,似乎是在诉说,而我,只是有幸做它的听众。

转眼间,学期已过大半。晨光不负赶路人,时光不负有心人。笑声暖一季寒冬,歌声拥霜寒白露。和田

光景美,人也美,美的淳朴,美的率真,这里的女孩浓眉大眼,眼神深邃,秋波暗藏,修长的睫毛,像一把小扇子一样。只需一眼,便会被她吸引。忍不住在心里赞叹,真漂亮!

这里的同事,热情好客,古道热肠。初到和田便遇上了教师节,托万阿热勒的老师们准备了新鲜的葡萄提子,香脆的花生瓜子,自制的凉粉烤包子,请我们一起品尝。不久后的国庆节,市区第五小学的同事们又准备了香甜的蜜瓜,鲜嫩多汁的大盘鸡、绵软的蜜瓜、鲜甜的葡萄,还有土桃子,与我们分享。中秋佳节,国庆盛会,觥筹交错,开怀畅饮,欢歌乐舞,异乡如己乡。

在工作中,五小的邓校长安排我们支教老师和当地的老师师徒结对,让老教师带着新老师教学实践,新老师教老教师学习国语。师傅们对徒弟们关爱有加,关怀备至,徒弟们对师傅们,尊敬有礼,感激于心。在生活中,大家团结有爱,互相帮助,1人感冒,10人关心。流鼻血,拉肚子,水土不服,感冒发烧,挂吊水,我们一起承受身体的不适,互相支援。在这里,我们不光有志同道合的同学,有在生活中提供帮助的五小的邓校长,还有母校的关怀和帮助,我们并不是孤军奋战,我们有心中的信仰和身后的援军。

这里的孩子,天真烂漫,淳朴善良。当我们以教师的身份,第一次面对这群孩子,焦虑和紧张便被他们的笑所感染,所融化。春风化雨,他们便是春风;暖日融雪,他们便是暖日。他们对我们怀着最真诚的信任,对我们展露最热情的笑容。每次见面,都有一种大型粉丝见面会的感觉,一大群孩子涌上来,把你围的水泄不通,叽叽喳喳,吵吵闹闹的喊着老师,争先恐后的要抱抱,和我们亲近是他们大大的愿望。有的时候他们也会追上来问,老师你家在哪,你下学期还教我们吗?我们真的不忍心告诉他们,我们的相聚只有一个学期,过了这个学期,便是山高路远,相见无期。

他们是可爱的也是调皮的。上课讲话,告状,打闹,扔粉笔,写纸条,玩手机,小动作不断。我们在被气的怒发冲冠,头顶冒烟的同时,也对他们感到深深的无力。但是,当看到黑板上学生们用粉笔歪歪斜斜地写着的“我们爱你们,老师!”感动便溢满了全身心。脑海中都是他们甜甜的笑,甜甜的嗓音,甜甜的喊着老师,就像一群长着翅膀的安琪儿,他们是最能惹事儿的点火机,也是最好的灭火器。

新疆和田注定是一个永生难忘的地方。

袁宝说,她忘不了忧郁的小天才阿尔曼江第一次从她手里接过奖励时的笑脸,那是她第一次看见他笑;忘不了放学时欲言又止的阿比达憋了半天对她说,“老师我可以抱抱你吗?”在她同意后一脸兴奋的扑上来的样子;忘不了则拉莱把画递给她的时候,又期盼又忐忑的目光。        

张甜友说,面对那群小天使,她的心都化了,她要为他们付出,对他们负责。

韩林林说,他上课的时候也会因为纪律松懈而发火,但学生下课的时候不会因为你冲他们发火而对你产生不满的情绪。他们仍旧会热情的抢着帮你把书本抱到办公室。这时,心里有再大的火也瞬间没了。

郑信涛说,超越民族和语言的是对祖国的情感。对那群孩子,爱之深,对教育事业,责之重,他明年要继续过来支教。

我以为,我的此番和田之行并没有因为支教就有了“光环”。自从我踏进和田市第五小学的那一刻起,就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“流水的兵”,而是以高度负责的主人翁精神,在每一个平凡的支教日子里挥汗泼墨,辛勤付出。

刚开学的时候,我们班的学生给我的印象特别皮,是大家眼中的“坏孩子”。

学校的老师一再告诫我说,你班上这样的孩子,你就放弃吧。调皮,捣蛋,不学习,没错,就是他了!其他班的学生经常性地向我告状,说某某打人等等的各种不好。有一次在大家眼里这个“坏孩子”惹我生气了,批评他之后,他就一个人到班级的后面坐在地上,当我走近他问他怎么了,他一直不说话,好半天站起来说:“我没怎么”。

从那时候起,我特别关注他。他是一个心思特别细腻,特别聪明的孩子。

他好动,容易和别人打架,调皮捣蛋。我每天都给与他一些关注,耐心地和他沟通,一点一滴建立我们之间的亲近感。之后,我发现他喜欢画画,每天都会送给我一幅画。早上上班开会的时候,他都会在门口看着我开会,等我开完会一同去教室。

从开学到现在,每节课下课他都会去办公室给我打招呼:张老师好。

有一天下课,他到我办公室和我打招呼,紧接着问了我一句:

张老师,你喜欢什么吖?”

我说:“我喜欢你们吖。”

他开心的跑去教室,过了一会儿,拿了一幅画送给我:“老师,这是我画的你带着我们玩游戏的样子,特别可爱。”

有一天下课,他突然和我说:“老师,你好像一个北京人哟。”

我问他:“为什么会觉得老师像北京人呢?”

他说:“老师,因为我的爸爸就在北京,你就像我的爸爸一样。”

立冬那天刚好下小雪,我没带伞,上完早读课,去办公室开会,等我开完会起身看到这个小可爱在办公室门口拿着一把雨伞等我,“老师,下雪了,我来给你撑”。感动,感恩,“谢谢你啊”!那一天,我上课之前他都会拿着把伞到办公室等着我一起去教室,下课我准备回办公室,他把伞打开对我说:“老师,走吧,我送你去办公室。”“没事儿,现在没下雪了,我可以自己过去的。”“不,老师,还下着毛毛细雨呢。”

这样的温暖数不胜数,孩子的世界里是单纯的,也许他们并不知道什么是投之以桃李,报之以琼琚。然而我们付出时间、耐心细致温暖关怀,终是让他敞开心扉,真正接纳了这个大朋友。

回忆着那些细水长流的温暖

那是一个个关于爱的故事

大手牵小手

以后的路我陪你走

我们一行援疆支教的经历只有短短几个月。但数年之后,我们毕业了。要离开学校走向社会,我们又要再一次站在人生十字路口,决定何去何从。人生的最美不在终点,而是那些我们曾经走过的地方。无论今后我去向何方,我都会记得,和田,记得我们任教的和田第五小学,我曾经来过。

我们热爱和田的人民,热爱这片祖国的热土,我们撒下青春的汗水,播种爱与知识,期待收获。

大爱无疆,让援疆支教的精神在这片土地开出最纯洁的花朵,让淮南师范的莘莘学子,在这片土地耕耘开拓。

《大漠胡杨》

朝日里便有太阳的光热,

自信的人们的舞台上;

我们年轻的时候进去,

这荒荒的漫野已是人间的梦。

风是梦中的幻梦,

豪梦的晨光深蕴着失意的人;

静待生命之花儿,

有个人儿一个人来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——和田第五小学张二波